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掃雷排爆戰士杜富國:從普通士兵到掃雷英雄

          來源:新華社作者:李清華、楊慶民、張永進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5-21 11:17

          從士兵到英雄

          ——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英雄戰士杜富國

          新華社記者李清華、楊慶民、張永進

          2018年10月11日,云南省麻栗坡縣壩子雷場一聲巨響,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將雙手雙眼永遠獻給了“為人民掃雷,為軍旗增輝”的生死誓言。

          “你退后,讓我來!”生死關頭,杜富國毫不猶豫地喊出這一句話,也完成了從一名普通士兵到掃雷英雄的成長和轉變。

          (一)

          2010年12月,杜富國帶著父母的囑托,從紅色遵義出發,踏上了從軍路。

          父親杜俊年輕時也曾夢寐以求穿上戎裝,但因種種原因并未遂愿。父子兩代人對解放軍懷有特殊的感情。

          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的杜富國,并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而是想著如何實現更大的人生價值。

          得知組建掃雷大隊的消息后,杜富國第一時間遞交申請,主動請纓參加排雷。他在申請書中寫道:“我思索著怎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衡量的唯一標準是真正為國家做了些什么,為百姓做了些什么……我感到這就是我的使命……”

          有人告訴他掃雷非常危險,他說:“怕死就不來當兵了,現在人民有需要、國家有號召,我們決不能后退半步。”

          2015年6月,杜富國如愿成為掃雷大隊的隊員,和從不同單位抽調的400余名戰友一道,義無反顧地奔赴西南邊疆雷場。

          因從小父母打工在外,杜富國燒得一手好菜,大隊打算安排他去炊事班。他卻說:“既然申請來這里,我就要到一線去排雷!”

          (二)

          雷場所在區域猛硐鄉有上百人被炸死炸傷……這些困擾著當地人民的夢魘,震撼了杜富國和戰友們,他們對“為人民掃雷,為軍旗增輝”這十個字有了更切身的體會,個個爭著要上雷場。

          近日,記者一行來到杜富國負傷的雷場。被掃雷官兵冒著生命危險,一寸一寸搜排過,還沒有耕種的土地上,一叢叢野花正在盛放。

          在這片曾經被戰爭威脅、被死亡籠罩的土地上,3年來,杜富國先后進出雷場1000余次,累計排雷排爆2400余枚,處置險情20多次。

          一次搜排4號洞雷場一片不足3平方米的區域時,戰士們向下清理了近半米都是生活垃圾。路過的村民說,這里踩踏過多次,肯定沒雷。杜富國卻執意要搜排,他說:“如果我們遺漏一個角落、遺留一枚地雷,老百姓踩到可能就沒命了。”最終,他們在周邊搜排出爆炸物10余枚、火箭彈2枚。

          (三)

          英雄不是天生的。

          杜富國剛到掃雷大隊時,由于文化基礎薄弱,首次理論摸底考試都沒有及格。一向不服輸的他把排雷理論知識點制成小卡片,有空就拿出來背。幾本掃雷教材都被他翻得卷了邊,里面滿是圈圈點點的紅筆標注。

          查看杜富國的理論考試成績表,從不及格到90分,他用了45天;臨戰訓練綜合性考核所有課目被評為全優。

          杜富國說,只有刻苦訓練搜排技能,才能完成掃雷任務,才能與死神擦肩而過。

          探雷器是掃雷兵的“手中槍”,“學會5分鐘,學精要5年”。為把探雷器練成“第三只手”,他將鐵釘、石塊、彈片等混合埋設,并使用斜放、混合、覆蓋等方法增加難度,3個月的訓練期還沒結束,他就熟練掌握了10余種地雷的排除方法,做到探雷器一探就能準確辨別埋設位置、判明種類,分辨出是金屬殘片還是雷管引信。

          西南邊疆雷場多在深山密林,蔥蔥郁郁的植被下藏著數不清的兇險殘酷。杜富國卻經常是第一個進雷場、第一個設置炸藥、第一個引爆,戰友稱他“雷大膽”。

          265號界碑雷區植被茂密、亂石嶙峋,杜富國帶頭背著50多斤重的炸藥拉著繩索滑降,在接近70度的山體陡坡上一寸一寸搜排。

          (四)

          “你退后,讓我來!”正是無數次出入雷場,無數次面對危險,無數次選擇向前,一點一滴集聚起的勇氣和擔當。

          在馬嘿雷場作業時,發現一枚性能不穩定、殺傷力大、裝有詭計裝置的59式反坦克地雷,他主動請戰,拉下面罩“搶位”作業,成功排除了全隊首枚反坦克地雷;

          在八里河東山某雷場,探到1枚罕見而危險的拋撒雷后,沒等班長命令,杜富國邊說“班長,這種小事,讓我來就行了”,邊匍匐到地雷前開始作業……

          正如杜富國回憶受傷情景時說:“那個時候不容人有任何猶豫和思考,我是下意識的。”“讓我來”,已經成為他的身體記憶,在那生死時刻,杜富國下意識地完成了一系列干凈利索的動作。

          作為一名軍人,杜富國是合格的,因為他敢于在最危急的時刻勇敢面對,把平安留給戰友,把危險留給自己;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杜富國是合格的,因為他做到了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

          (五)

          杜富國現正在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康復中心進行康復治療,他將康復訓練當成任務,積極樂觀地面對每一天。他說:“我雖然沒有了雙手,失去了雙眼,但我還能聽、還能說、還能思考,還有健康的雙腿和雙腳,我要為了自己的夢想繼續奔跑。”

          如今,完成云南邊境最新一次掃雷任務后,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的官兵們,踩著英雄戰友杜富國的足跡,再次寫下請戰書,踏上新的雷場。

          (新華社昆明5月2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午夜影院app在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