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軍人為榮譽而戰,這個旅的官兵為啥常不要?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猛 陳利 劉吉強 白俊峰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5-20 02:05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王杰犧牲后,一座老班長的半身銅像成為“王杰班”的傳家寶。寒來暑往數十載,王杰生前所在部隊、第71集團軍某旅的官兵們已形成慣例:每逢執行重大任務或實兵對抗演習,都要在老班長的銅像前舉行“出征儀式”,每當個人訓練遇到挫折、生活遇到難題、人生面臨抉擇時,也會自發地來到老班長的銅像前,講講心里話,嘮嘮煩惱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開欄的話

          根據全軍部署,今年的“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正在全面展開、深入推進。

          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教育之要,在于奔著活思想去;教育之效,在于解決現實問題。對每一名新時代革命軍人而言,如何看待強軍夢與個人夢、如何看待幸福與奮斗、如何看待崗位與擔當、如何正確看待壓力與進取、如何正確看待得與失,關系到能否把全部精力用在履行使命上,進而關系到強軍興軍大計。從今日起,本版開辟“‘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調研行”系列報道,緊跟形勢任務發展,緊貼官兵思想實際,突出問題導向,聚焦基層一線,報道各部隊推動主題教育走深走實的新鮮經驗和管用做法,生動展示廣大官兵鑄牢忠誠品格、聚力強軍興軍的新氣象新風貌。敬請關注。

          站在這面穿越時空的鏡子前

          ——第71集團軍某旅弘揚“兩不怕”精神做到“三不伸手”新聞調查

          ■解放軍報記者 周 猛 陳 利 特約記者 劉吉強 通訊員 白俊峰

          王杰“在榮譽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質上不伸手”,這“三不伸手”是一面鏡子,共產黨員都要好好照照這面鏡子。 ——習近平

          一切,要從那座半身銅像說起。

          1965年7月14日,裝甲兵某部工兵一連班長王杰,在組織民兵訓練時突遇炸藥包意外爆炸。為保護在場的12名民兵和人武干部,王杰舍身撲向炸藥包,獻出年僅23歲的生命。同年11月27日,國防部命名王杰生前所在班為“王杰班”。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王杰犧牲后,一座老班長的半身銅像成為“王杰班”的傳家寶。不管是遠赴大漠演習,還是挺進深山駐訓,官兵們始終把銅像帶在身邊,每日擦拭。

          不僅如此,寒來暑往數十載,王杰生前所在部隊、第71集團軍某旅的官兵們已形成慣例:每逢執行重大任務或實兵對抗演習,都要在老班長的銅像前舉行“出征儀式”,每當個人訓練遇到挫折、生活遇到難題、人生面臨抉擇時,也會自發地來到老班長的銅像前,講講心里話,嘮嘮煩惱事。

          這天晚上,四級軍士長孫建碩獨自來了。改革的棋子落定,孫建碩所在的工兵連整建制轉崗為裝甲步兵連。是選擇和連隊一起轉崗,還是到新組建的工兵連干老本行?作為連隊士官長,連長把選擇權交給了孫建碩。

          有人勸他:連隊超過一半的兵都是你帶出來的,留在連隊干啥工作都游刃有余,這事還要考慮嗎?但孫建碩心里清楚,作為工兵連隊某新型火箭布雷車的技術骨干,如果自己轉崗,那么意味著在新組建的工兵連,這種型號的火箭布雷車短時間內沒有人能“玩得轉”,這將影響到旅里“改革當年即形成戰斗力”的目標。

          如果從個人角度,選擇本不需考慮,但是放到改革大局的坐標中,選擇就有了時代的意義。“王杰老班長在日記中寫到,要‘在榮譽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質上不伸手’,作為王杰的傳人,我不能給老班長抹黑。”當天夜里,孫建碩在老班長的銅像前表態:告別老連隊,轉到新連隊,用實際行動續寫老班長“三不伸手”的錚錚誓言。

          鏡子映照信仰——

          革命前輩上戰場敢于犧牲,面對利益調整我們甘于犧牲

          孫建軍想不通。翻開連隊主官任職表,他發現自己是裝甲步兵六連歷任主官任職時間最短的。

          2018年1月,習主席視察連隊一個月后,已有兩年主官任職經歷的孫建軍接任六連指導員。上任伊始,他摩拳擦掌,仔細籌劃連隊建設,準備大干一場,帶領連隊再上新臺階。

          然而,當年6月,任職不到半年的孫建軍接到新的任命:平職調動到教導隊任副隊長。

          從榮譽連隊主官到教導隊副隊長,那幾天,孫建軍心情沮喪,是不是領導對自己不認可?到了新單位,戰友們會不會質疑自己的工作能力?

          交接完工作后的那天晚上,孫建軍來到王杰銅像前,跟老班長道別。這半年里,《王杰日記》已完全融進他的腦海,老班長的故事他一口清。

          革命前輩們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可以舍棄生命,如今自己并沒有面對生死考驗,如果連名利得失這一關都過不了,何談血性擔當、馬革裹尸?當前連隊轉型,備戰打仗能力提升壓力大,讓精通裝甲專業、軍政兼優的唐建偉擔任指導員,比自己更合適……站在老班長銅像前,孫建軍的思緒越來越清晰。

          既看革命前輩,也看身邊戰友。孫建軍想到連隊下士伍濤,因為訓練傷,身體里有兩塊碎骨頭,醫生建議他做手術取出來,但是接連遇到接收新裝備、帶領全班考等級、備戰集團軍建制連比武,伍濤把入院時間一拖就是一年多。

          只有把有利于改革作為個人選擇的根本標尺,跳出局部和個人利益的小圈子,才能在時代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孫建軍給自己打氣:教導隊是培養骨干的地方,肯定有我施展拳腳的舞臺。

          履新后,孫建軍迅速投入到新的工作崗位中。不到半年時間,他就先后參加旅優秀“四會”政治教員比賽、帶隊參加集團軍新排長集訓,兩次的成績都是第一名。

          與孫建軍一樣,改革面前不迷向、利益調整氣不餒的,還有坦克七連指導員王玨。從富饒的沿海城市到內陸地區,從家門口干部到夫妻分居兩地,面對改革轉隸、崗位調整、家庭困難,王玨始終一如既往,崗崗干得精彩,帶隊參加陸軍“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奪得總評第二的好成績。

          新的崗位也是新的舞臺。改革調整,觸動的是利益得失,不變的是履職盡責的擔當。“原本給別人批假的人,搖身一變后,要找比自己年輕的連士官長批假了。”改革調整前,三級軍士長孫金海是修理營士官長,工作成績突出,官兵們都很信服。調整后,他由營士官長變成了普通一兵。為此,孫金海也曾彷徨過。

          隨著某新型步兵戰車列裝,孫金海意識到,作為全旅火控系統、自動裝填系統修理專業的技術骨干,自己的價值不在于擔任什么職務,而在于自己能為裝甲修理做出多少貢獻。

          孫金海帶領幾名年輕士官,夜以繼日研究琢磨新列裝步戰車維修保障技術。短短兩年,孫金海就伴隨裝甲分隊外訓保障超過13個月;新型步戰車列裝僅半年,他們就全程保障完成首次實彈射擊;列裝僅一年,就全面完善形成了系統保障能力,走在了同類轉型部隊的前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午夜影院app在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