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科學調整,告別情緒低谷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韓立敏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5-20 14:25

          科學調整,告別情緒低谷期

          ■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心理學教研室主任、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 韓立敏

          姜 晨繪

          一天晚上,我剛進咨詢室還沒坐定,值班學員骨干就過來報告:“教員,一個班長在外面等了好一陣子了,看樣子他心情很糟。”“好,你讓他過來吧。”

          前來咨詢的學員長得高大帥氣,但神情黯然。“教員,我爸爸一個月前突然因車禍去世了,我好難受。”一開口,他的眼淚就唰唰地掉下來。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男學員在咨詢室毫無掩飾地掉眼淚。

          “這一個月來,我想著想著就會掉眼淚,哪怕是在課堂上,同學們都勸我想開點,不能老是這樣子。教員,你說我怎么可能想得開呢?”

          “唉,這確實很難過,你在感情上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是肯定的。”

          “是的,教員,我真的是接受不了。我跟您說,從小爸爸就對我特別嚴厲,我一直以為是爸爸不夠愛我。直到今年寒假,我才知道他對我嚴格是希望我長成真正的男子漢,做一個有擔當的人。可是,我這剛理解了他,他卻不在了。寒假時,我還跟他約定,暑假陪他和媽媽一起出去旅游呢。您不知道,在我爸去世前幾天我還在看旅游攻略……”他的眼淚流個不停,我的眼淚也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一個大男孩,剛理解父親的苦心,正在積極改善與父親的關系時,面對突如其來的打擊,換作誰都受不了。

          “教員,對不起,我把您都給帶哭了,對不起。”

          “沒事兒,我也是被你的情緒給感染了,我能體會到你的痛苦、內疚、遺憾……”這次咨詢我沒有恪守50分鐘的時間限制,而是讓來訪者盡情訴說對父親的思念,表達他的難過、痛苦。約1個小時后,他的情緒平復了許多。我進一步交代他,在日常生活中不要壓抑自己的哀傷,也無需刻意去轉移注意力,想流淚的時候就流淚,需要我的時候,隨時可以預約咨詢。

          過了3周左右,我們第二次在咨詢室面談:“這段時間,你過得怎么樣?”

          “不大好,雖然班上的同學都很關心我,總是苦口婆心地勸我多想無益,可我怎么覺得不管用呢?當時好了很多,可是沒過多久情緒就又上來了。”

          “不過,我感覺得出你現在悲傷的情緒的確是少了些,只是心里又開始焦急了。”

          “是的,像同學們說的那樣,我不能總沉浸在悲傷里啊,我該怎么走出來呢?”

          “那你有沒有按照第一次咨詢結束時我交代給你的辦法去做呢?”

          “嗯,做起來有些難吧,主要是我不想讓同學們擔心,就想克制著,而且總是哭哭啼啼的,也太不爺們兒了。”

          在咨詢過程中,我發現他的心理狀態已經得到了初步改善,只是當事人尚未明確察覺到。這其中,非常關鍵的因素就是同學們的陪伴。一般情況下,軍校的人際環境對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人都是很好的保護性因素,特別是對遭逢重大變故的學員來說,同學之間密切的情感聯結,就如同一只大手,溫暖且有力。

          我把第二次咨詢的重點放在讓來訪學員領悟喪失本身會帶來的種種不適反應上,讓學員自己體會到,痛苦反應是會持續一個過程的。在這一過程中,體會哀痛、積極接受社會支持、順其自然地做手頭的事情,會縮短哀傷的時間。咨詢過程中,他經常若有所思地點頭。臨走時,他說:“教員,經過今天的咨詢,我感覺通透了好多,我相信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謝謝您。”

          一段時間后,心理咨詢預約平臺收到了他發來的話:“感謝韓教員的幫助,讓我沖破了20年來最陰霾的天空。我發現:悲傷的盡頭就是接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午夜影院app在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