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搜索

          當戰鷹放飛藍天時,飛行保障一線的他們在默默守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赤鵬軍 楊磊 景琨 王志飛 發布:2019-05-21 10:48:4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飛行,是勇敢者的事業,但絕不是一個人的事業。每一次戰鷹劃過藍天,都有著無數人的默默付出。正如一臺精彩的演出,除了聚光燈下的演員,還有更多幕后工作者發揮著重要作用。當戰鷹放飛藍天時,那些奮斗在飛行保障一線的戰士們,一直在默默守護……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戰鷹·守護者

          逐夢藍天是很多人的夢想,就像鳥兒渴望飛翔。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幸成為飛行員,駕駛戰鷹馳騁藍天。

          飛行,是勇敢者的事業,但絕不是一個人的事業。每一次戰鷹劃過藍天,都有著無數人的默默付出。正如一臺精彩的演出,除了聚光燈下的演員,還有更多幕后工作者發揮著重要作用。

          當戰鷹放飛藍天時,那些奮斗在飛行保障一線的戰士們,一直在默默守護……

          ——編 者

          “護鷹人”

          機場上空,一架直升機正在盤旋飛行,透過機艙窗戶,空中機械師陳愛明眼中出現大片湛藍湛藍的天空,他感到自己的心跳都比以往快了不少。

          然而,陳愛明的好心情卻沒有持續多久。飛行時間達到1小時20分鐘的時候,他把窗戶打開一道小縫想透口氣,一縷燒焦的味道夾雜在空氣中竄進了他的鼻子,“味道不對!”陳愛明使勁嗅了幾下,判斷出這是滑油燃燒的味道。

          滑油是什么?滑油燃燒又能怎樣?作為從業十幾年的空中機械師,陳愛明再清楚不過。滑油是飛機內部機件之間潤滑散熱的油料。如果燒盡,發動機內部軸承就會崩裂、解體。“嗖嗖嗖……”旋翼刺破空氣的呼嘯聲,發動機隆隆的轟鳴聲震耳欲聾,身處幾百米的高空,陳愛明感到自己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著。

          環顧四周,飛行學員正在全神貫注駕駛飛機,進行躲避障礙物課目的訓練。動作有些生澀,飛機有些顛簸。陳愛明略一思忖,怕學員操作不慎引發新事故,決定不直接告訴飛行學員。他拔掉學員通信耳麥插頭,告訴飛行教員:“發動機燒滑油,盡快返航!”飛行教員簡單問詢,得到塔臺指令后,接過飛機的操縱權快速返航。消速、懸停、著陸,飛機滑橇觸地的那一刻,陳愛明懸著的心也跟著落了下來。飛機停穩后,他火速跳出機艙查看滑油箱。果不其然,滑油已經超過最大消耗量,再飛一會,滑油就要燃燒殆盡。飛行教員拍了拍陳愛明的肩膀,“有你老陳在,空中就多了一分保障”。

          老陳今年42歲,入伍23年,有記錄在案的安全飛行超過3800小時,實際時間更多。由于常年在空中飛行,一張臉被曬得又黑又紅。用老陳自己的話說:“離地三尺,人命關天”。有一次,剛飛行沒多久,發動機艙左側地板有一塊拳頭大小的油漬。等到飛行了幾個小時后,油漬已經擴散成課桌大小。陳愛明默默關注卻始終沒有告訴飛行員。直到飛行計劃全部完成后,陳愛明才打開發動機艙。看到整個后部艙面全是油漬,飛行員大驚失色:“都漏成這樣了,老陳你咋不告訴我?”“油漬看著恐怖,其實影響不大。那只是由于長時間飛行,機艙溫度升高,油漬融化被風吹散形成的。” 陳愛明告訴飛行員,“不告訴你的原因是怕你裝著問題飛行,影響飛行操作質量”。

          這么多年,陳愛明沒有具體數過排除了多少險情。一年又一年的飛行學員在他的保駕護航下從單飛到結業,猶如一只只雛鷹展翅飛向天空。學員走了一茬又一茬,但老陳依然在堅守,大家都知道:“有陳師傅在,我們可以飛得更高。”

          愿把青春獻藍天

          ■陳愛明

          我雖然不是飛行員,但能夠和飛行員一樣乘坐戰鷹翱翔藍天,為戰鷹飛翔保駕護航,是我一生最自豪的事情。

          1 2 3 4 5

          責任編輯:張思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s8227.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午夜影院app在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