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親歷者說|一名抗戰老兵的幸福守望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胡國祥 令狐克依 王安俊杰責任編輯:張碩
          2019-08-19 23:18

          走在部隊醫院寬敞明亮的大樓里,望著各科室各種各樣的高科技醫療設備,感受著醫護人員熱情周到的服務,對于胡國祥這名經歷了國家從站起來、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老兵,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一名抗戰老兵的幸福守望

          講述人:胡國祥

          1923年12月出生,山東省東平縣人,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西南剿匪斗爭,歷任副班長、排長、指導員、人武部部長等職,1980年離休。

          整理人:令狐克依、王安俊杰

          前不久,我到部隊醫院檢查身體,走在寬敞明亮的大樓里,望著各科室各種各樣的高科技醫療設備,感受著醫護人員熱情周到的服務,對于我這名經歷了國家從站起來、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老兵,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胡國祥拿著“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深情回憶。

          記得我剛加入八路軍那會,部隊物質生活非常困難,經常吃草根,嚼樹皮,特別是在敵人的封鎖下,各種醫療保障更加匱乏:繃帶、止血包、簡易擔架就是醫療設備,兩個門板一架就是手術臺,麻醉、消炎、止痛等藥品嚴重短缺。

          一次戰斗中,我的左小腿被敵子彈擊中,我跌倒后順勢爬進附近的彈坑里,強忍著劇痛用手將子彈從小腿中摳出。這時,身邊的戰友隨手扯下一塊衣袖幫我進行簡單的止血包扎后,我們又伴隨著嘹亮的沖鋒號繼續沖鋒……

          我在接受后續治療過程中,因沒有消炎藥傷口幾經發炎化膿,甚至一度危及生命。在與敵人戰斗的間隙,我經常和戰友憧憬全國解放后的美好生活。

          新中國成立后,我所在的部隊轉入貴州參加剿匪斗爭,這時部隊醫療體系建設也逐步完善,形成了后方醫院、野戰醫院、野戰救護所、遂行衛生隊、衛生員五級救護體制。部隊配發了野戰醫療帳篷和制式的戰場救護器材,各類藥品也相對豐富起來。

          上世紀60年代,我擔任貴州省獨山縣人武部部長期間,我國已經研制出了第一臺醫用X射線機,那可是轟動一時的大事呢!由于并未投入批量生產,X射線機沒有得到廣泛應用,部隊醫院的醫學設備還停留在手搖離心機和普通光學顯微鏡水平,醫生看病仍按“望、聞、問、切”的方法進行。

          有一次,我到貴陽的部隊醫院看病,臨走前醫生給我開了一種名叫“土霉素”的消炎藥,我看著這包藥就特別激動,原來遙不可及的東西現在我們國家已經能夠自主研制生產了。官兵有了這些藥品保障,戰斗力一定會越來越強。

          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部隊醫療條件也煥發出新活力。那時駐貴陽的部隊醫院已經有了心電圖機、X射線診斷機、B超等先進醫學設備,病房、病床、手術車等硬件要素配備齊全了。看著藥房里存放著不同種類、不同規格、不同功效的藥物,我就禁不住為國家的快速發展點贊。

          近年來部隊醫療體系建設發展突飛猛進,官兵的健康得到了更加科學的保障,一些邊海防艱苦地區的官兵不但可以就近到醫療條件最好的醫院進行治療,而且我還聽說可以借助什么技術來著,專家遠隔千山萬水就可以進行會診,你說厲害不!

          回顧過去,讓我感觸最大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會越走越寬闊。我相信在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夢強軍夢一定會早日實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午夜影院app在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