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2ntku"><span id="2ntku"></span></track>

        <menuitem id="2ntku"><dfn id="2ntku"><menu id="2ntku"></menu></dfn></menuitem>
        <bdo id="2ntku"></bdo>


          95后的排長,能懂啥?一堂教育課讓你服氣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致遠責任編輯:王俊
          2019-05-20 17:11

          “95后的排長,能懂啥”

          ■武警某部排長 陳致遠

          “大家好,我叫陳致遠,畢業于武警特警學院,1996年出生,現被任命為一排排長。完畢!”在簡短的自我介紹后,正式開始了我的“排長生涯”。

          沒過幾天,一次查哨,聽見外面路過的下哨哨兵說道:“新來的排長是95后的啊,還沒我大呢。”“是啊,95后的排長,能懂啥?”我當時聽到,心里咯噔一下。他們如果都對我這個看法,我的工作可不好開展啊。

          我也沒有追究誰在背后議論,估計大家也都或多或少有點這個想法。我和往日一樣,緊貼隊伍,戰士練啥我練啥,盡快熟悉中隊基本情況。

          一天上午,指導員迎面走來,“陳排,下午給大家上堂教育課,好好給大家講講。”我知道機會來了。

          下午3點,學習室坐滿了人,一個個耷拉著腦袋,還略有嘈雜,我大步走上講臺,拍了拍手說道:“接下來的時間,請大家集中精力,跟著我的節奏一起完成這堂教育課。”接著,我把戰士分成6個小組,以一個名為“紅黑大作戰”的游戲為引子。當大家發現這場教育課與平日有別的時候,不禁抬起了頭,伸長了脖子。

          小組通過出牌獲得分數,出牌前的討論環節,十分激烈,大家都在積極地思考如何贏得比賽。我先讓第一組開始游戲,比分情況是“你追我趕”,不少人皺起了眉頭,也有人的雙眼逐漸明亮了起來。一班長郝亞鵬在組內討論的時候說道:“剛才雙方都把對方當成敵人了,如果有一方主動示好,尋求合作,那得分豈不是都很高?”他的這番話,讓不少戰友點了點頭,討論的過程少了點“火藥味”,多了分沉著與冷靜,臉上還帶著點自信的笑容。

          后兩組的比分可謂是“比翼雙飛”,“不要把對方想成你的敵人,你們還可以是伙伴,希望各位在日后學會溝通與合作,達到共贏,下課!”我的話音一落,響起的是戰友們的掌聲。

          光教育有方法還不行,勤務上也得下功夫啊。在一次執勤方案講解中,大隊長劉操面露嚴肅,把大家集合到作戰勤務值班室,讓所有干部輪流對可能發生的獄情進行講解,還好各位早有準備,按“計劃”行事就可以了。

          “陳排長,你就不要對‘暴獄’進行講解了。假設監墻維修,犯人偽裝成工人潛逃,你該如何處置?”面對大隊長的“變卦”,值班室里一下安靜了不少,齊刷刷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迅速捋清了思緒,說出了處置方案。

          我從追擊、設卡說到聯合搜捕,在一番講解后,大隊長點了點頭,終于露出了悅色:“好,說得不錯,現在我們以此為基本案展開討論。”這句話一出,大家都松了一口氣,畢竟考場如戰場啊。一場勤務考核順利通過,在大家的眼神里,我好像頓時高大了很多。

          就在那天下午查哨的時候,我聽見外面路過的下哨哨兵說道:“你別說啊,陳排長還真有兩把‘刷子’,不光教育課上得與眾不同,對勤務也有自己的見解。”“是啊,看來95后的排長,懂得也不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午夜影院app在线1